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搜索:
查看: 4087|回复: 14

[新书投稿] 彼岸,闻歌

[复制链接]

30

主题

115

帖子

343

积分

中级来友

Rank: 3Rank: 3

积分
343
QQ
发表于 2015-4-8 13:2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这是很特别的一天,天虽然依然会黑,黑夜里虽然依然会有星星,但显然今天的星光要比以往明亮的许多。4 O" |+ s* s5 v
也许是因为在这个夜晚被困十五年的骨魔,在五十根真仙元灵锥的常年折磨之下,终于耗尽了她所有的真魔元气,不久后,仙门的十大金仙掌门便会合力召唤出天界的纯阳真火,将她的三魂七魄焚烧殆尽。
& ^4 C8 w, n2 w6 d; `她将永远的消失,她永远不可能再成为仙门的敌人。. O2 A8 L' Y8 C& W; C( p
师父说,魔生来就是邪恶的,存在于世间只会为害苍生,所以仙门为了天下苍生,一定要消灭这世间所有的邪魔。! d7 E& K2 R9 B! P, |$ n
临歌虽然并没有亲眼见过魔如何邪恶,如何害人,但师父告诉过他,他的家人就是死于十五年前那场因魔而起的仙魔之战里的无辜凡人。
. h: I& E# e: L7 W也许,凭这一点就足够了,这些年来,他一直活在痛苦之中,他时常彷徨自己为什么还活在这个世上,他找不到过去的温暖,他的孤独,他的悲伤,都是因为魔才被带来的,所以,他也相信魔就是邪恶的,相信魔终究是应该被仙所灭的。
: T* ?- k5 s; ^0 ], o! [8 _& ^就像现在的骨魔一样,这是她对自己的悲伤偿还的应有的代价!/ C4 Z9 j' u. }, b* v6 \
作为一名普通的仙门弟子,临歌也和其他的人一样,带着茫然的不知真正所谓的怨恨等待这一天已有十五年了。5 N( h+ s6 z0 |& g2 X0 |7 O0 v
时至今日,一切邪恶的源头终于即将在眼前的这个时刻结束,孤独即将终止,天下的苍生从今以后都不会再有悲伤把他们侵蚀。6 G2 _- Q* f4 Q- I
骨魔已是魔族里的极致之魔,她是下一任的魔君,她拥有连真仙都惧怕的力量,她非常的强大,但是,正因为她非常的强大,所以她死后,以苍老的炎镜魔君之力,颓败的魔族根本就不可能再翻身重起,兴风作浪了。
5 k: z2 _7 J/ Q  ^- t暗夜苍茫,天上的游云想一片轻薄的白纱,在夜间随风飘舞,时而遮隐了闪烁着的寂寥寒星。) H2 i' e% Q+ K( C: ~$ o
散魔台伫立在星海云间,当夜风带着凄凄的声音吹过时,它就像是一个因为悲伤而孤独哭泣的巨人,因为巨大,所以连同他的孤独也同样变的巨大起来。
- ~" T# }% y- N# \然后,悲伤的味道就此无声的蔓延。2 ~( g; ?; B# r) d) }' ]
那根刻满繁密花纹的雪白巨柱仿佛真的贯通天地似的安静的立在散魔台上,带着细小尖刺的金色锁链将一个白衣白发的女子牢牢的捆锁在巨柱之上,她看起来那么憔悴,低垂的头让人感觉她就像已经死了一样,她单薄的身体感觉上仿佛就要被那些锁链给勒成两截似的,她一动不动,她那满头美丽的白发在风中缓缓的飘散着,就仿佛是在尽情的享受它最后的自由时光一样。8 K6 t6 p* ^6 }% Z3 w$ ~7 _
只是,看着这样的她,却没有一个人露出一点点的怜悯与不忍的表情,甚至大多数人的脸上还能看到满意的笑容,只因为她应该死,只因为她就是那个可以统领天下群魔打败仙门的极致之魔。" W6 _7 F% k: ~& r' h5 m' t; c/ K" k
骨魔,姬雪织。2 H; }/ Q7 C. V; s; G
“轰……”
8 S/ j: z- K* y7 J天上的苍云忽然开始剧烈的翻涌起来,沉闷的雷声在散魔台的上方清晰的响起。
, t1 Y( T+ j$ l天空光影交错,气氛多少变的紧张起来。# u2 x7 Y+ R/ V% ]% Q
终于到了这一刻,终于可以看见她被彻彻底底的消灭了,所有的仇恨在这一刻都将同她一起化为飞灰!
1 D/ n" v& I& O! k3 }; b临歌静静的望着远处的她,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在无声心里他却已经疯狂的呐喊起来了。. {3 k7 O+ s, ^
而与此同时,就仿佛是听见了他内心怨恨的呐喊一般,她突然抬起头,眼眸里泛起淡淡的白光,目光朝着一个方向直直的望了过去。1 _$ v) p8 E8 c, v7 ?1 E2 L
然后,与另外两道复杂的目光相接在一起。
" H0 N- m1 Y5 Q2 A1 Y临歌的身体忽然一颤,他能感觉的到,这绝对不是错觉,她在看着自己,只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目光?2 R- V% R! a9 i4 F7 v5 }: I2 q" w, t
所有的人都要她死,她不是应该恶毒的呼喊咒骂和拼命的挣扎与反抗吗?
3 O  w" |0 A9 f她应该用无比怨毒与不甘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才对啊!! ^  `+ H. F, U& A6 O! ]
但是,为什么她的眼神里流露出来来的却是一种深深的无可奈何的悲伤?
6 c$ Z/ O  d- Z8 ~那样平静的悲伤。, l7 U9 h1 \- a# Q# `$ o6 R. h+ l
天空忽然亮了起来,赤红的光芒照破了万里重云,夜空被染成惨烈的红色。& `" l( m7 [* C( B9 x' e
“不……”他轻声的呼喊了一声。
: A( ~6 I& y$ S& K2 Q' r但是没人听到他的呼喊,因为在他的那一声“不”以后,传来的是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大雷响,电弧闪动,像是一条条金色的落龙,将整个天空映的瞬间通明。
5 f: _& z1 ~) ~/ |! K2 A十八条狰狞的巨大火蛇突然破开云层,天空像是漏了十八个巨大的洞穴,火蛇在围绕着散魔台盘旋了一圈后,忽然化为一道冲天的火柱,将散魔台完全的吞噬。
8 F+ a8 F0 A$ p5 H+ g火海之中,她没有丝毫的挣扎,白衣在火中顿时化为灰烬,她美丽的头发也变成了一条条上下乱窜的火蛇,她完美的身躯上,肌肤在一寸一寸的崩裂,她的血在一点一点的蒸发,而她,却在看完临歌的那最后一眼后,无力的低下了头。: }) l3 K: @( P6 [/ @; }0 K1 o2 m5 b
是因为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了吗?
3 |  o4 E' ]! }4 B6 o还是她看到了什么比死亡更加悲伤的事情?
+ A$ f; f3 N# Y, v& C: j“雪织!”
$ Y- G1 j3 Y" M4 e这时天际忽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6 V# T% M* r& d+ _4 K$ x. I3 {/ m一个浑身是血的白发老魔从远方的天空极飞而至,在他的身后,是成百上千的魔族战士,他们全身被鲜血染红,但他们的眼中却全都燃烧着炽烈火焰一般的怒意,面对着比己方多数倍的敌人,他们仿佛忘记了畏惧,依然向前。
" t. ^0 P9 {$ H) j! J4 l几乎所有的仙人在这一刻全都飞天而起,将这些前来送死的邪魔团团包围起来,他们知道他们会来,因为他们来不来结果都是一样的,他们就是在等着他来送死。
; [2 J. P& u/ p0 b不知道在这些魔族的战士里,是否有谁不是为了“圣女”,而仅仅是为了那个将死的,美丽的姬雪织而来的?
) `7 _1 b. d3 d  @% v  [1 x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在大批仙人的围攻之下,在无比巨大的实力的反差之下,群魔尽数伏诛,在他们最后的呼喊声里,回荡着的是“圣女”两个字。
, q7 j8 L% r0 J$ J唯一还在战斗的就只剩下那个苍老的魔君了,此刻他也已经身负重伤,但却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他依然勇猛,也许是因为悲伤,他甚至比之前更加的勇猛,与仙门最强的十大金仙斗的难解难分,丝毫不落下风。
5 _! H, J) ]& o0 A“师父身上有伤,我们去帮忙!”8 H6 p; A( K0 _* R
临歌的师兄君与语大喝一声,随即便化为一道青虹极飞而去。
* A) L2 p) u9 ~君与语他关系向来要好,师兄的话他一定会听,他与身旁的持剑而立的蓝湘对视一眼,彼此一笑,化为两道流光,跟了上去。$ p( w' z6 m" `' L
老魔炎镜魔威大发,心中更是着急在天火中即将不支的姬雪织,他大喝一声,魔力忽然增强数倍,在一股磅礴的起浪的冲击之下,十大金仙居然同时被他震飞出去。
* k- |+ k- K1 q' _" ]6 z这一刻他们也才终于明白,金仙终究不如真仙,能与真魔对抗的,也只有真仙而已,可是,仙门早已无真仙,难道这些年来的努力,真的都将在真魔的一怒之下付之东流吗?
4 u4 j9 X- z& @/ o' i" K君与语手中的仙剑青芒炫目,在倒飞出去的金仙身旁逆向划过,直向魔君炎镜而去。
1 U1 ~  N2 k# U4 }8 y老魔一把抓住他的脖颈,他手里的仙剑也已经断为两截。: S7 @3 Q! \# P. ?
“师兄!”
1 A& z' f  \3 @0 x7 c在君与语临死的一瞬间,临歌终于赶了上来。
& X- y% b; G. p. i9 k) K& c魔力澎湃,身后的蓝湘大喊着:“不要!”. U  X. c+ V3 s  [' X0 n
但临歌却依然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6 B* N4 J1 i  J% e1 J
这是赴死的一剑!
1 u7 f5 z0 B2 c6 Q这是仇恨的一剑!
/ t# |/ `, d" \: M' t6 P0 j他的眼中已然布满血丝。
2 s4 k& s: @# K" W“临歌。”
  C4 R; I0 O+ z3 l1 P姬雪织的声音突然在老魔的脑海中响起。
. u# B2 H/ Y5 E4 k8 K他愣住了,望着眼前逼近的这张脸孔。# Y# Q* m- t; P4 N5 \  w" C' o
临歌的剑一剑贯穿老魔的右肩,血光崩现,老魔仰天凄厉的长啸,他放开手中的君与语,倒退着拔出身体里的剑,面对着粗粗喘息的临歌,他却露出一副极其悲伤的表情。* r6 z- c" a/ p2 Q7 w1 v7 `
就像骨魔那样的表情。
  P0 O0 n) F. ^3 c% F9 y: X怎么了?怎么了?
6 ], N$ o: I% b  t3 R; p$ o( r临歌的心剧烈的着,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他的心忽然一阵恍惚。+ y- o  b0 t8 U4 h7 N" o* w+ \
老魔向后退去,捂着肩膀的伤口对他喊着:“临歌,你是临歌!你去救她啊!她死了!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K" H! F5 \9 }( g
临歌愣在原地粗粗的喘着气,握紧手里的剑,有血从他的眼眶里滑落。5 C* L0 I5 j( f8 j6 E8 b6 c- o* |
“轰!”
5 }' p+ {+ k9 ]) F$ a' |一声空前绝后的惊雷突然在空中炸响!
5 Q. `% F: z* Z3 o* P+ h- ?在熊熊的天火之中,骨魔终于寸寸碎裂,化为了苍白的飞灰。
! {1 a2 H. g/ F% L: t4 o9 t8 N: r! Z“不啊!”5 q" U) Y& E. P1 p
临歌握着剑柄的手忽然一颤,然后他跪在了地上,双手抱着头,拼命的摇着头,瞪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惶恐。
+ I# o8 G. [2 j% s一幅幅从未见过却又似曾相识的画面突然犹如巨潮一般的涌进了他的心海。
' A" D$ c1 |# `- i* N( A……
7 {: c6 ~6 N# n7 w$ ^$ R十五年前,他们口中的骨魔姬雪织,其实就是他的师父,那年他不过四岁,师父正在握着他的手在纸上写下“临歌”两个字。  h7 t/ t2 Y5 d) i2 `
她对他温柔的笑着,他却因为写不好这两个字而嘟着稚嫩的嘴唇。
& h: V: h: D$ b% V( g而就在这时,一道寒光忽然划过了虚空,那是一柄金色的剑光,临歌被那一剑直接洞穿了心口,血顿时就喷洒了出来,将刚刚写好的两个字彻彻底底的染红浸透。/ ^3 m$ Q. p  ^* C& G: S- m4 H% k
姬雪织大惊之下顾不得去追杀偷袭的那人,她抱着他,紧紧的抱着他,用手捂住他流血不止的心口,不停的说着:“没事的,没事的,没事的,没事的,没事的……”3 g- j* g! a9 Y2 f* d3 d
魔族里出现了奸细,仙门得知此时魔君带着大批的魔族战士远离,而把魔族的圣女留在了这里,对于仙门来说,这简直就是一次天赐的良机。& x8 S/ b0 \/ w$ l' T  u
当魔族的战士前来请求她出战的时候,她苍白的面色吓了那个战士一跳。* L% B  c- ?# l2 i, V6 H8 K  M9 u
她摇了摇头,将临歌交给他,让他一定要保住他的性命。
7 a2 e$ R0 P2 d1 O7 s2 I! \8 A当时那个魔族的战士喊着:“圣女,你带小圣子走吧,我来保护你们。”
* L  c; }" Q3 P她依然摇头:“你们是我的子民,保护你们是我的责任,你带着他走,这是我最后的命令。”. f; U0 ?# I7 _/ m6 m1 d7 x
当那个魔族的战士用力的点下头的时候,他已是满眼的泪水。
9 Q/ G- {# q/ g4 p, ~8 }  y. C' [因为他知道,他们的圣女几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魔力才救回小圣子的性命,现在她还要保护魔众撤离,她说这是最后的命令,这一点都不假。
: b( b: z6 F2 k- f' ?2 x当临歌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是仙门的一名弟子了。
/ O8 a' S( k: E6 r% W% S* V他什么也记不得了,全身没有一丝的魔气,他长的极其灵动,穿着仙门的衣服,简直比仙子看起来还仙子。5 J' J! @: u+ Z. Z
在他的印象里,自己醒来的第一天就听到一个好消息,骨魔被仙门所俘,已经在诛仙狱关押,不仅将其浸泡在腐骨融血的生陌池里,为了保证能够彻底的消灭这个大敌,仙门还不惜用五十根真正元灵锥将其刺穿,以封其魔力,准备待到时机成熟,再一举彻底的消灭骨魔。
- Y8 e6 t2 @- R4 ]% J9 M+ ]$ O9 \: T+ K9 M" n) t

3 I4 T* j2 a7 N9 K
* Q( d7 c5 g5 u0 Q8 c! a临歌在仙门生活了十五年之久,也恨了她十五年之久,是人意使然还是造化弄人?
5 M9 U! b4 y& [3 ]3 L今天他居然是亲眼看着她被生生焚为灰烬的。7 ?0 v' L* L  g  V
当初她用自己所有的魔力救活自己,又将自己的记忆封印,就是为了让自己能幸福的生活,而不被仇恨所累。& S; u8 {* Y3 g6 j: I, @
可是谁又能想到会是今天这样的局面?  f3 f, Y, ^9 n& K9 ~2 N  l
他仰天长豪,声震四野,昏红的魔气从他的身体里汹涌而出,将他团团的包围起来。
% X  x: l5 S# b# E6 n) g# C/ ^“临歌!怎么了!?”君与语和蓝湘以为他受了伤过来支援他。
9 O0 }# T/ [$ h; }, x! i临歌的眼睛红了,留着凄凉的血泪,随着姬雪织的死,所有的封印都破碎了。$ F: I# z0 P5 |5 ^; w5 c& O  z
所有的仇恨都被巨大的悲伤给击碎了。. O4 u. p! Z# `
他看着手里的解语剑,那是他的师父赠送给他的,要他以这口仙剑除魔为道。9 N4 v) |/ p; C" ~$ G  G& F7 q" N
“咔嚓”* u# e& x% I) Z$ U4 c7 c
一声脆响,他将伴随了他十五年,也欺骗了他十五年的解语剑折成两截。
5 ~$ ]# J3 r+ ^5 r  U7 G君与语和蓝湘都惊呆了,君与语见他不对劲,以为他出了什么事,突然加快了速度上前而去。
# s1 f" ^% t% |! n“等等……”
0 I# V8 g' I& u5 N; V2 @蓝湘的话刚说完,便有一道血影忽然的闪过,君与语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临歌,断为两截的身体轰然倒在了血泊之中。* R# T0 r& T/ X2 I* Q
“师兄!”
2 r- H  J9 d" Q% }6 T蓝湘大喊一声,同时手中蓝芒璀璨的凝霜剑一剑刺出,直接贯穿了临歌的胸膛。4 p! [& Z; q; C/ Z' r
凄凉的夜里,血花豁然绽放。, t& F, t1 F! p& A: t3 R! l! j, j
然后,世界似乎突然就黑了,什么都没剩下。- G9 P" F1 i9 S# A" o9 @% ?$ _
※※※0 i: a- T1 D& s
十三年后,他们再次相见。
' [+ }$ h* ~( b6 s0 s# G磅礴的云海里,十根似曾相识的仿佛通天的巨柱静静的伫立着。
% k$ Q  N, R& S1 A: D) P在那十根巨柱之后,是各种各样的魔鬼岩像,临歌披散的长发在风中乱舞着,像一团缠绕着的毒蛇。) X; C5 B( s$ I  {+ h, {
他微眯着双眼,轻轻的看着她,他还是那个模样,还是那么美丽,和十三年前一样,只是,不同的是,现在她的剑正指着他。
1 O: v' K2 b& C. _“让开。”  G$ V+ i( T, D! d+ U8 s
他没有多余的话语,但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看她。
* D. L) z8 \9 q$ V8 R$ g6 t她没有动,让开?她让了十三年了,可是他却从来没想过回头看自己一眼。
4 k3 G5 p9 n! D. G3 [8 N4 h7 K“我会杀了你的!你别再错下去了!”
. r3 O# z8 g7 d% w( K他微微怔了一下,错?# X  D6 |9 f. A* f$ H/ S1 j
是什么错了?什么是错了?: v. J" h' O. r, @! m! k5 ?) W1 R
师父,朋友,爱人……9 K: P& O; ^& n$ s" A: m2 [) T
他竟然连一个都没守护住。2 }9 x) I! o0 X. @) j* s4 I
果然是错了。! [7 z( [& U, |% A2 M8 K
“那时你不是已经杀过我了吗?”
3 s; G! t; [8 |7 F! q3 V他用手握住她的剑,血顺着剑身流到她的手上。
2 A3 ~/ A3 p  j( Y8 F“你别逼我!你这样做也改变不了什么!?你这样只会错的更深!求求你,回来吧!”5 N: a: |8 M' Q
风吹淡了云气,露出十根巨柱上用诛仙锁锁着的十个人。; |6 [/ K8 C3 Y" B+ }$ ?
正是十大仙门的十大金仙掌门人。# S  y( q! R# M4 K3 L* H
天空响起久违的雷鸣,他抬头看着忽明忽暗的天空。
! N7 W5 g" v* u! P0 h蓝湘忽然紧紧的抱紧他,哭着说:“临歌,这十三年里我无日无夜不在想你,我求求,你回来吧。”
# {8 M/ @, K8 m“让开。”
: p9 X3 P( u! K0 T6 D他低头看着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口中的还是这冷漠的两个字。8 N3 u+ `* `0 Q- R! g
她却报的更紧了,泪水打湿了他大块的衣襟。
9 Y0 r' C) g5 e# f- h+ a% x4 g* c“噗!”
% E; G  g" M5 }6 ?血光突然湮没了蓝湘的眼睛,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临歌手中还在滴血的生魔尺,她的一条手臂已然被他斩断,她晃了一下,又晃了一下,然后直接坠入了云海的深渊。
2 Q0 Z8 w! r! W. U3 t“血引乱雷!鬼声临门!”
- d  I. ^- ^9 Z, }- i一阵巨大的雷鸣突然的响去,仿佛从遥远了的岁月里再一次穿破了时空而来。! i, p; q& f7 H9 p+ J  N
白日无光,天地间一派萧索苍茫。
; D! u# s9 n( K. T& _! ~在雷光中,那十个人血肉尽崩,发自灵魂的惨叫回荡在天地之间。
, z1 C) o9 N; d" G5 u; i临歌冷漠的看着这这一切,这就是师父当初承受的痛苦,现在轮到你们自己了,你们便无法承受了吗?
3 l" _( l( p7 B( D  S  ]; p金仙之血在虚空之中流动着,渐渐的被十根巨柱吸收,而同时十根巨柱之上亮起一道道血色的纹理。& y* U2 E' Q$ j& T
在十根巨柱完全变得通红的之后,巨柱之间的虚空突然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像一个漆黑的洞穴,阵阵阴冷的风从洞穴之中吹拂出来。
- l" ~; T- @7 m6 j十道金仙元魂在一阵凄厉的惨叫之后,被这个洞穴给吸了进去。
8 t3 W9 b' O) R5 B临歌望着已经变成一个圆形的巨大洞穴,在片刻的沉默之后,纵身跳了进去。
% a/ v7 b( j' m9 i1 V' l8 ~“师父,你等我!”/ p% V, b$ _4 u5 ?8 O1 Y

" Q9 [9 o4 N+ J
  I; g1 T. _6 R( }( z; P, j
3 j$ M# Z/ }  U
% w3 ]3 r% J+ _# b黑暗吞噬了一切,在身体上流淌过的,是水的感觉。, Y  R+ g6 o4 E0 g
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半截身体落入了水中。* _/ p/ J. U7 l) v6 S8 F
昏黄的河水,浓不见底。, t( p8 P5 c) O* l/ H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是深重的暗红色的云。: W9 P/ W. O- L) K; Q! w  O; s
“今夕花儿又开,寂寂心情,无声歌唱。0 L/ u% q' g6 U2 s2 m3 D  w7 Z
心上缘线未断离,游魂难忘,生悲伤。( D8 ?& F( b* M) {' @& y
离别了多少?- i" L7 P- h% [6 h1 U5 C
人间苍凉。# `( ?/ |* ]1 d8 }/ x, D
从此步步走上桥。
8 a6 W7 m* r7 B, D* v1 m- i放下无奈叹奈何。
) `8 s5 y5 g5 S/ o$ s% ~, ?8 t心平如镜,意沉三生。
8 ?# `- W0 o* N: J闻君之伤,闻君哀往。, l, V* n2 I2 L! H
君已无回,妾请香汤。/ R$ \5 u2 ?5 F8 D
哀哀心伤,欢之过往,
( r) h3 |8 }& {' Z# Y: \7 J8 H$ k不如香汤一口,尽皆遗忘。”5 Q) S. k5 V. i
他看向不远处那个唱歌的女人,然后慢慢走了过去。
. X" u- ~* q6 t' N“可愿喝一口汤?”她问。
* o. l& \, e) @0 W5 r% x8 }% |临歌摇了摇头。: c; ~! N& V0 I. j9 h3 n5 ^. _
女人用眼睛对他微微一笑,然后看向旁边翻滚着的昏黄色的大河。
% `2 e3 e+ i: A+ ?3 m“可愿等候一千年?”0 v) @$ W) m1 X" n
临歌还是摇了摇头。( q: W& K+ y- X9 g) T- ~
“我来找人。”' n7 q& w" \9 Q6 |
“鬼域无人。”她说。
9 \+ E' X- O( L0 ~0 {8 N: `/ G! b+ `“我找姬雪织。”他说。7 \$ g7 H' K5 A5 e. ?/ }
“彼岸花,开彼岸,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
$ }! B1 T$ ]6 ]: X, \! M" `3 L' T7 @临歌看向河的对岸,鲜红的花海蔓延向无边的远方。: ~/ O' m, F$ B9 c# G6 k) C
他飞向河的对岸,同时对这个女人说:“我不会喝你的汤的,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k4 n  ]4 ^, o2 I- \
女人看着他没入远方的背影。# O+ r% R9 w( C* X/ F
“火照之路,哀之无边,今生你不愿遗忘,是因前世选择了遗忘。”  u$ m, M. Y1 P* |  e
红色的花海之中,白衣白发的骷髅静静的躺在其中。
6 ]( Y  }: F% V( S6 b3 g! r临歌看着她,把她抱紧,一行眼泪慢慢的流下。5 ?3 C( T' i; ?0 ?: l
他轻轻的呼唤着:“师父。”
9 n' f+ a# T$ ^, f# g. H白骨突然快速的生出血肉,姬雪织美丽的面孔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安静的看着已经长大的他。3 J# i/ Q' b! Q" ?  B' o4 `+ |
她没有说话,露出的还是那种很悲伤的表情。* H9 L$ T8 v% ?8 ?
他说:“师父,我爱你,我们回家吧。”: x5 G1 H- T2 A5 p9 \( m! i
“咔!”: }; x; c/ b7 `. \) N2 m
天空突然有一道巨雷劈落,临歌护住姬雪织,生魔尺横在头上努力的抵挡,但他却仍然被劈倒在地上,仰面朝天,看到天空里那一团淡黄的光芒。
% P1 `9 f3 z: o. M; D姬雪织慢慢的浮上天空,悲伤的看了他一眼,就像是在做最后的道别。* R) N, ?1 k+ @
“心愿已了,我带你回去。”5 j8 y# {/ I9 C3 f
一只大手从云里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姬雪织。
$ b; s) _. K  g1 b3 m“放手!”3 B, B, z  z; E( M/ d
临歌突然大喊一声,滔天的魔气从他的身体里狂涌而出,他逆空向天,手中生魔尺血光逼人。
( k9 _' q) U. F9 e" y0 ]7 C' _9 _“我叫你放手!”0 B$ ]! O! O$ Q
巨大的血光切断了黄色的巨手,巨手化为无数的荧光在虚空中飘散。2 j% @; g" T# b& K
临歌接住姬雪织下落的身体,天空里传来沉闷的声音。
, `# U& S, A/ ]# [9 [“你要反抗天的意愿么?”
8 N% H' Z1 T# D. B) y“我就要她!”临歌喊道。
* ]  C3 o8 t# A5 {8 X9 Q“她本就是流落到彼岸花海里的一具死骨,见过百世轮回才散去所有的怨念,她用生生世世换这一生一世,如今她已重返鬼域,她必须离开了。”
# s* r( ~, g$ {临歌抱紧昏迷的姬雪织,生魔尺离开他的手心,化为巨大的魔影想着那团黄色的光芒飞去。
' [8 q; Z. S/ d4 k6 w6 }, Q“轰!”3 S/ U$ }  o! Z, W  l" j$ o5 Y
生魔尺在金色的雷光里化为了飞灰,临歌顿时喷出一大口鲜血倒在了地上。
: A, i$ `3 l0 V' |4 F4 y雷龙嘶鸣,然后铺天盖地的朝着他落了下来。- f% C! @( \, D' [% W
魔气已破,这已是必死的局面。& T; o, h' x9 ]& R+ m" I% l
这时却忽然有一道蓝光划过天空,漫天蓝色的花瓣想狂风暴雪一样的飞舞。3 c% ^  A3 `; |+ D
雷龙溃散,漫天花落。
/ v4 o  }( t6 s在漫天去星辰般闪烁的花瓣里,一道凄婉消瘦的身影缓缓的落了下来。9 p3 V9 Q) M' m
“蓝湘!”/ B7 z" c2 ^; C
( y! X8 s& s; N; L" P

7 j  q5 t; G7 [& y! D' A
% N& O. m1 B! \/ X& C0 c/ Z0 j8 {7 m; w
9 |8 U" s# E- h
临歌紧紧抱着她,却清晰的感觉到她的身体正渐渐变冷。
, ^2 a+ t8 A6 k& H蓝湘咳出一口鲜血,吃力的说道:“临歌,我爱你……可我等了你十三年,你却真的没有回头来再看我一眼,所……所以我拼命的修炼,甚至都想过把你的手脚都折断后再带你回去,我养……养你一辈子也好啊。”
* u1 c8 f, D7 y, r“蓝湘……”临歌哽咽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4 z. I$ ]" }. G“可是,后来我才发现了,这……根本就是徒劳,因为……我……我知道了,你爱的是你的师父……你的事我都知道了,你不……不用内疚,之前我是气话,你没错,你一定要带你的师父回去,为了你爱的人付出一切,这本来就该是一个男人的信仰。”
& U: V4 z5 `# F临歌的泪终于落下,落在她的脸上,流过她的胸口。) q8 n5 ~' x+ b* ]! X6 `' V
“我爱你,但从前……却一直没有和你说过,现在……现在,你能不能……”) Q( I% q7 L, t* c  Q
临歌突然一口吻在她的嘴上,打断了她最后的话语,滚热的泪水再次流过她的脸颊。9 t8 @% w8 F, I4 C2 X- X. d0 i# h
她的眼神微微的惊讶,然后终于带着微微满足的笑意死去了。7 R2 F# W* D) A' r" O4 z
那一瞬间,所有的彼岸花都摇了摇。- ^6 q2 |3 N8 g
然后,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7 o9 n5 l8 e1 e( E  i9 {6 L所有的彼岸花都变成了蓝色。
4 k+ g! @7 _# U- b是因为她纯洁的血液渗入土地后把这里的怨恨净化了吗?
) h  T9 e. C1 u% k3 z8 B' h% v$ B姬雪织站起来,走到临歌的身旁,对他说:“你想起来了吗?”
) p6 h4 F; `! Q3 L  i2 {4 R8 D“嗯。”他点了点头。
0 f2 g/ o- x& H4 C2 c5 G三轮明月在他的身后浮现,周身魔气尽退,清冷的月华朦胧了彼岸花海。/ |* K+ ~3 a+ g. O3 m/ A* C
月迷彼岸,临岸的那个女人发出一声微感意外的“哦?”的声音。6 ?) R( O! Y4 r. U" r! Z% `7 c) C7 H
“折神么?”天空那个声音淡淡的传来。
% P6 e- X( |4 z4 y4 T“嗯,记起来了。”* X' ]- o6 F3 d+ o$ w0 ^! |
他握紧她的手,对着天空说:“你不能杀我的,对吧?”
% g* I3 N! P9 V: N“没错,我没有权利杀神,但神却也没有权利逆天。”  d6 f' t9 p1 C
临歌说:“你告诉我,我的前世到底是怎么死的?”
0 ~( N  x2 j  {$ B& }“你的前世,三若月有一个梦境留给你,你入梦即可知晓。”
) x* v$ E7 t8 Z……
8 z) j/ c+ U* c9 [天界净土。, A. k' n  c3 l6 x' t; r0 d
蓝樱树下,漫天飞花。
6 a: G( f. [& r1 d) s在这样美好的景色下,却发生着丧尽天良的一幕。; W5 m6 r3 _) A6 F; @9 B4 n5 Z6 w
那个和临歌长的一模一样的三若月正一刀一刀的削下千芜雪的肉,千芜雪无力的挣扎着,对满眼泪水的对他微微的摇头,但是他却已经红了眼,终究还是把她的血肉全部剃光,然后在嚎啕大哭之下把她的尸骨抛下轮回道里。9 s- p7 V: k# p2 O& P6 q1 n$ P
手里的刀留着她鲜红的血水,他靠在树上,微微抬头,泪水却还是流了下来,他最后的望了一眼天界的天空,然后用手里滴血的刀将穿破自己的心脏,将自己钉死在蓝樱树上。
* m1 e$ [  l) m4 e4 }; F他死后,蓝樱树变成了一个女子,她拔出将他们钉在一起的刀,摸了摸自己的伤口。# }  L! ~1 l7 w. @0 r; N! h
她说:“我都听见了,她从此以后不再是千芜雪,而你也不再是三若月,下次见面时,你们一定要在一起。”
& B9 ]0 s* Z' @; K% K" }6 y她微笑着抱着他,也跳下了轮回道。/ _4 z, \; R. M; A4 e" C
……
; v4 z: b# u1 v% x. v梦境到此结束,但他却已经明白了。
/ o# h7 w9 x) E( _- l他是三若月,姬雪织就是千芜雪,而那棵蓝樱树,就是蓝湘。9 b' j7 f0 k& m* G( G) x; c
三个人纠缠的命运,原来是在前世就已经注定了的。
- x2 X. O( H  i* i1 t只是,也许就在今天,所有的命运就都会结束了吧?5 _" g  T5 T1 E- a: ]! W
千万年流过,我们终于不再是自己。0 ^) v: P4 d+ `& u' e* V+ V
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0 m' l- c+ M4 ^, N只是,他无法原谅自己居然对她做了那么过分的事,不管是不是因为爱她,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无法原谅自己。- _* @0 Q1 q  g5 R  e+ c
是他亲手杀死了她,那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她带着强烈的怨恨死去,却因为怨恨而无法进入轮回。
5 J7 ]$ @" c, T1 Q她在彼岸花海千万年,看尽花开花落,叶生叶凋,她看尽了悲伤,了解了悲伤,终于明白他其实也是可怜的,终于化去了对他的怨恨。6 i! {; a8 B, t" k% C& Z3 S6 Y; f
她明白了他的爱,但她却已无法轮回。6 Y( Z: P& U: f, y8 o0 R
她用生生世世作为交换,换来在一起的一生一世。4 e: u/ ]$ y& e- b3 \
等到她再次死亡的时候,她会永远的离开,进入那荒芜的时光,重回太古本初。
3 `1 P0 I( l9 A……
" L$ \4 z  P! o$ d# z$ E天空里那个声音说道:“明白了一切,你需要做出选择,是让她一个人离开?还是与她一起化为永不相见的曼珠沙华?”8 \9 ?8 l9 Y4 A) I& Q$ {
他摇了摇头,然后对姬雪织笑笑:“和我一起逆天吧,死在一起,总好过活着分离。”' k+ [, j* a% E) `6 D+ F- j4 l- |
她抱紧他,点点头。$ T% v% F8 U$ M+ N0 J
“好,生死不离。”
& W# P3 i3 V( U7 ^- I: @- l/ q天空散发着炙烈的光芒,雷云狂游,时而狂风怒吼。( O. V( m! c. R- q5 c# A' ?3 `
蓝色的花雨还在纷纷的下着。
. ?8 U. c( P! j% `洁白的飞雪围绕着高升的月光,在颤抖的花海里霍然变的无与伦比的璀璨。
/ _. V& V; q7 d3 \2 l- R# E. }像是一颗巨大的流星,他们逆天而上,金色的月光,白色的雪花,蓝色的花瓣盘旋着交织在一起,那是生命凝结而成的最美的风景。
7 e( H/ l* {4 Y1 K1 C天地间轰然剧烈的颤抖起来,在一片将一切湮没的光辉里,终于什么都结束了。! T) \' Y% m" `' ^# y1 S% u
当光芒敛去,当雷鸣休止,碧蓝的花海里,所有的彼岸花都生长出了暗绿色的叶子。  A- ~) e$ k6 }* d5 e8 m
当轻风吹起,临岸再次飘来女人的歌声。
: j" F, a, K/ P; i- w9 F& X% F; _1 n. M3 k
' r! r7 C* T! }8 K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440

帖子

2995

积分

高级来友

Rank: 4

积分
2995
发表于 2015-4-8 13: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抢个沙发,坐下来慢慢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6

帖子

207

积分

中级来友

Rank: 3Rank: 3

积分
207
发表于 2015-4-8 13:36: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成连载
来自: 微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0

主题

115

帖子

343

积分

中级来友

Rank: 3Rank: 3

积分
3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5-4-8 13:38:01 | 显示全部楼层
2 G6 a) z$ T1 }4 _- g$ B0 T
3 u& [. m8 j4 ]; I
一转春秋,一次回望,一朝追忆,一处天堂。. r# [1 q8 N- ~6 _9 F$ G' Q4 {
阵风瞬息天南处,偶临今夕,寒日白,青云长。
( `( N7 A5 U, c( {* @万物依旧,过往难忘。$ \# f& w0 m' C6 b
春风又复轻狂,别了,别了,那日少年郎。
: M& z* P) }+ d% n9 x9 r+ f性情人,莫回望,过路多风霜。
+ U* Q) X4 K7 r薄情人,莫回望,寂寥人暗殇。
/ B0 P/ U) \, O1 T( d# O+ A3 P" x4 i# V% f4 v  P
旧梦如烟,云荒何处,风萧萧,苍茫。2 y: P! t% N3 |
千百事,乐短,恨长。
' g$ |, [' l( V5 d! l6 K2 n遥遥一想,2 v4 c- A2 k- q; t6 g, a
完了,得了,又是凄凉……
. {5 e) `) h  m4 I) i还不如看明月,数天星。- J8 e, D! D/ O# [& a
怎奈何,今夜,又无晴。
1 ^  v+ E7 e( q4 B) Z% k如何?
" |. F# T, u9 Y' P+ x+ m% b思量……6 p0 K3 x5 R  e$ n0 G
此处无风景,此时无风光
& K4 W- Q; h9 X* b罢,寻梦安详。$ x" {2 L' C$ W$ P+ F

. N- l' g- Y( k2 [8 n1 c;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0

主题

42

帖子

177

积分

初级来友

Rank: 2

积分
177
QQ
发表于 2015-4-8 13:38:4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微澜湖面倒影青峦 是我一生眷恋一世千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2

主题

355

帖子

1486

积分

中级来友

Rank: 3Rank: 3

积分
1486
发表于 2015-4-8 13:3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的文章,感觉可以丰富些,能写成一个长篇小说呢。加油,多写点啊,喜欢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9

主题

191

帖子

2711

积分

高级来友

Rank: 4

积分
2711
发表于 2015-4-8 13:4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小板凳,等连载,楼主加油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6

主题

215

帖子

466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668
发表于 2015-4-8 13:44:50 | 显示全部楼层
短篇么?不过瘾
四海八荒唯一的一只九尾的红狐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0

主题

115

帖子

343

积分

中级来友

Rank: 3Rank: 3

积分
3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5-4-8 14: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能这么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9

帖子

109

积分

初级来友

Rank: 2

积分
109
发表于 2015-4-8 15:34: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写一些好文啊!这个没看过瘾
来自: 微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